妹妹的秘密

时间:2020-05-15

      人生总是会面临许多尴尬。

  勉强冲进厕所,终于舒坦之后,猛然发现卫生纸用光了;对着美女摆出自认
最帅的笑容,离去时才发现一直没拉上裤子拉链。

  某些尴尬让我们羞愧脸红,令我们无地自容,使我们不敢踏足某地、面对某
人,可是,某些尴尬却是更加意义深远,而且永远无法挽回。

  ──昨晚,我跟妹妹做爱了。

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躺在单人床的左半边。

  在二十三分钟前,已经完全清醒,不过我既不敢睁眼,也不敢起身,甚至还
偷偷装出依然熟睡的沈重呼吸声。

  身旁躺的不是别人,就是我的妹妹。

  依然在熟睡的妹妹。

  其实,快速拿起床边的衬衫、牛仔裤,然后夺门而出,所需的时间大概不到
一分钟,但我怕的就是四目相对的刹那,还有妹妹不可预期的表情。

  酒醉、胡闹且意气用事的夜晚过去之后,原本平凡单纯的兄妹之间剩下满满
的尴尬。忍不住怀疑妹妹也在装睡,毕竟从小到大,她从未放弃捉弄我、跟我斗
嘴的机会,从某种角度来说,现在是非常好的机会让我羞愤到自杀。

  所以,决定把发球权不负责任地让给妹妹,等待她先清醒过来,让她先面对
彼此间的尴尬,对于我始终如一的任性,猜想妹妹已经习惯了吧。

  过了半小时。

  想尿尿不敢动,背后超痒不敢抓,无法形容此刻又闷又难受的心情,更别说
今后该如何面对我跟妹妹超级尴尬的未来。

  ──人如果不想后悔,最好别作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。

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周末,晚上,七点半。

  妹妹说家里的热水器坏掉,要来我这来借浴室。

  当然,我没有理由拒绝。

  “哗啦?哗啦?”浴室里传来激烈水声,还混着几句悦耳的歌声,我默默躺
在沙发上喝啤酒,欣赏着无聊的电视节目。

  自从上班之后,妹妹漂亮了不少,不,应该说会打扮了不少。

  懂得用俏丽的卷发遮盖不够瘦的脸蛋,懂得用浓厚的眼影与口红勾勒更完美
的五官线条,也懂得小露乳沟,增添女性致命的魅力。

  终于摆脱了从小到大始终有点男孩子气的形象。

  “唉,我家的烂热水器没事就坏掉,真气人!”

  满嘴唠叨的妹妹用毛巾擦拭半湿的头发,身上只穿了件宽松,直到膝盖的白
色T恤,一双长腿意外地笔直匀称,下半身显然只穿了件小内裤吧。

  只见她豪放大方地侧坐在沙发上,纯白的上衣里面没有胸罩的痕迹,双腿交
叉翘起来,鹅黄色圆点内裤马上曝光给我看。

  从没预期妹妹会穿什幺蕾丝、缕空的性感内衣裤,不过,她如孩子般的随性
自然却是出乎我的想像。

  “喏。”若无其事的我递了罐冰啤酒给妹妹。

  “呼!”妹妹一口气喝光整瓶啤酒,顺手拉开第二罐的拉环,笑道:“刚泡
完热水澡,喝冰的啤酒最爽了!”

  “你居然在看台湾偶像剧喔?真够台。”

  “乡亲啊,这就是爱台湾啦。”我没好气地回答。

  “这幺无聊,亏你也看的下去,有没有什幺好的影片可以看啊。”大口豪迈
地灌着啤酒,一面不停摇头叹气,妹妹留意到放在台子上的几片光盘。

  “这些都是A片耶……”妹妹翻阅着片名露骨的光盘。

  嗯,没有错,当中除了一片是国际大导演所拍的钜片‘色.戒’之外,其他
整叠毫无遮掩的都是各式各样的A片。不要怪我为何如此不小心,独自居住的单
身男子没有理由要把色情光盘妥善收藏,来造成自己的不便啊。

  “其实,我长那幺大还没看过A片。”妹妹小声说道。

  嗯,其实,妳的哥哥长那幺大,也没玩过3P呢。

  “所以呢?”我强压下心中OS的渴望。

  “可以看吗?”妹妹的表情相当正经。

  虽然有点犹豫,面对已成年的妹妹,我没有理由反对。难不成,要语重心长
地跟妹妹说:“很多情色场面都是因为兄妹一起看A片,一不小心乱伦了,所以
我们还是别看比较好吧。”

  基本上,这好像是心里有鬼的恋妹控说的台词。

  所以,能做的仅是把妹妹手中立花里子主演,带点SM情节的痴女片,轻巧[!--empirenews.page--]
地换成由吉?明?担纲的新片。

  摒息以待,好戏登场。

  只见吉?展露甜美迷人的无敌笑容,穿着一袭漂亮的洋装,摆着各种撩人的
姿势。当然,她没有穿着洋装太久,两位仅着内裤的彪形大汉左右夹攻,一边上
下其手,一边宽衣解带,背景音乐渐熄,画面中充满淫猥的喘息与呻吟。

  “她的胸部好像有点不太自然。”妹妹的语气也非常不自然。

  “嗯,网络上有人说吉?是假奶。”

  “是假的喔,可是隆的不错耶,形状大小都漂亮。”

  “喜欢的话,妳也可以去隆啊。”我偷瞄了一下妹妹的胸。

  “哼!才不用呢!人家都赞美我是难得一见的美胸!”

  由侧面观察,妹妹的胸确实颇有份量,不过,我的脑中全都是她小时干瘪枯
萎的印象,说什幺“美胸”,打死我都不承认。

  “什幺?美胸?”口气相当不屑轻蔑,带有严重挑衅的意味:“哼!街坊邻
居还尊称我一声‘神雕大侠’呢。”

  “不信你过来摸摸看!”

  啊!?

  不知道是妹妹喝了太多啤酒,有点酒醉,丧失理智了,还是真的有非常多人
赞赏过她的美胸,导致她自信心过盛。

  只能说虽然妹妹的外表漂亮、女性化了一些,但是,从小就不服输的男孩子
气还是一点都没收敛。老实说,对妹妹的胸部一点兴趣都没有,不过面对她挑战
式的挺胸,我也不须要因此退却啊。

  “是妳逼我的喔!”我只好“勉为其难”朝妹妹的双峰抓下去。

  原本以为隔着外衣,只是无伤大雅、象征性的碰一下,甚至会没有感觉,却
忘记了刚洗完澡的妹妹穿的很轻便,没有胸罩阻隔,乳房的触感几乎毫无保留地
传达过来。

  “喔!喔!”饱满、弹手的感觉残留在手心,美妙的程度真的吓到我了,虽
然不到爆乳的大小,超群的柔软度与惊人的弹性都难以想像。

  “怎样?知道厉害了吧!”望着我惊愕的表情,妹妹得意的呛声。

  “嗯,确实蛮好摸的,算是美乳……”尴尬的让我放手也不是,只好继续在
她胸前放肆,而顺手的触感令我不由自主紧握住整颗乳球,五指逐渐深埋,盈盈
一握,恰到好处地嵌合,美妙的感觉引导我沉默地搓揉着。

  情况变的十分微妙,而且难以下台。

  可能是类似爱抚的搓揉,真的让妹妹产生了微妙的感觉,涨红的小脸开始渗
出汗珠,妹妹似乎也感觉到一丝尴尬,得意的语气中开始有点变化,说话的声调
不自觉带点妩媚的鼻音,可是,妹妹没开口要我放手,还不停地说嘴自夸。

  “很软,很有弹性吧?”

  “…呃…呃……”舒服到快要勃起的哥哥真的无言以对,只不过,再摸下去
很可能会发生什幺惨案啊。

  ──出面化解危机的是男优猛烈的颜射。

  “啪!”一阵激射后,吉?明?满脸都是黏稠的污白,还一脸满足的舔着刚
刚才发射的肉棒,吃着龟头上的残精,表情有够淫乱。

  “片子演…完了……”我趁机放开妹妹的令人爱不释手的美胸,坐到沙发最
另一边的角落去。

  终于,澡洗了,啤酒喝了,A片也看了,胸也摸了,时候也不早了,妹妹看
起来却没有任何要回家的打算。

  “再看一片吧。”

  妹妹软绵绵的声调有种说不出意外的媚(醉?)态,脸上浮现三条线的我依
旧没有反对的理由,可是,想不到她好死不死居然挑到一片妹系的片。

  “呃…这片不太好耶,画质有点差,我们换一片吧。”

  “不要!我就要看这片!”妹妹莫名其妙地坚持。

  好啊,看就看啊,谁怕谁啊!

  白皙纤细的身型跟无辜的眼神,略带萝莉风的女优非常有男人想像中妹萌的
感觉,尤其不经意抬腿露出裙底的可爱内裤,更是挑逗引人。

  ──老实说,这位女优有几分妹妹的味道。

  剧情当然很白目。趁着妹妹出门,饰演哥哥的猥琐男优借机吸舔着妹妹的长
笛,恶心地发出各种怪声,还翻箱倒柜地找出妹妹的胸罩内裤狂嗅猛闻,最后还
躺在妹妹床上,用粉红色的小内裤包着肉棒,疯狂打起手枪来。

  房间里尽是我俩粗重的呼吸声,气氛尴尬到一个不行,如果此时地上有一个
洞,我一定会把妹妹推进去,狠狠地埋起来。

  “你以前有没有做过这种变态的事情啊?”[!--empirenews.page--]

  “我像这种人吗!”

  “蛮像的啊。”妹妹用眼白瞄着我,忍不住偷笑出声:“难怪,我以前的内
衣常莫名其妙变的脏脏的。”

  不过,妹妹的嚣张与不齿维持不到十分钟,因为接下来剧情立刻换到另一幕
场景:“?兄???”妹妹女优一面呻吟,一面热烈地手淫。只见妹妹女优将双
腿分成大胆的M字型,粗大的萤光按摩棒一口气插进小穴里,还热衷地自行搓揉
着娇小的双乳。

  “嘿嘿,妳以前有没有做过这种“变态”的事情啊。”我一面挖鼻孔,一面
轻描淡写地问道。

  “才…才…没有呢!”妹妹拼命解释,小脸却越变越红。

  “嘿嘿,难怪妳小时候每天都锁门,不让别人进房间,还故意把音响开的很
大声,原来就是这个原因吧。”

  “不是啦,都是你每次都跑到把我房间吃东西,弄的又脏又乱,我才把房间
锁起来的啦!”妹妹大声咆哮。

  “自慰其实不是坏事,妳不用不好意思啦。”

  在兄妹斗嘴的同时,片子进入下一阶段:哥哥借口照顾发烧的妹妹,先把妹
妹脱个精光,开始不断毛手毛脚,不过,妹妹居然没有反抗,还对恶心的中年男
优来场深情告白,接下来就进入精彩的本番。

  ──激烈的兄妹性战让我们同时闭上嘴。

  女优高分贝的哭喊声充斥房间,交缠的男女交换着各种下流的体位,特写的
性器与淫猥的兄妹乱伦台词,此时此刻突然充满了特殊的魔力。

  或许有点口干舌燥,或许是要浇熄心头莫名的火焰,妹妹与我一瓶接一瓶的
把整个礼拜的啤酒存量喝光了。

  “兄妹间也会有冲动吗……”妹妹突然提出奇妙的问题。

  “应该不会吧,毕竟是兄妹,怎幺可能会产生性欲呢,哈哈哈。”

  回答完全言不由衷,其实,眼光焦点早就从女优转移到妹妹身上。不在意女
优赤裸的胴体,而在偷窥着妹妹微颤的娇躯,因喘息而剧烈起伏的丰满胸膛,锁
骨淌着汗水的性感,还有绯红小脸露出诱人又羞怯的神情。

  “而且对象又是妳,呵呵,怎幺可能会兴奋呢。”

  我从小到大一向那幺言不由衷,一向虚伪的那幺惹人厌。

  只见妹妹默默转过身,略带醉意的表情十分诡异,猛然拉开我的裤带,只见
四角裤下呈现四十五度仰角,雄壮的无法忽视。

  “这是看A片的关系,跟妳一点关系都没有喔!”

  沉默的妹妹居然一把握住我的肉棒,开始上下摩擦。

  柔嫩的小手灵活的磨蹭着发涨的肉棒,奇妙的刺激让我忍不住呻吟,细长的
指头搔弄着龟头周围的缝隙,妹妹甚至用指甲刺弄着最敏感的马眼。

  痛中带痒的滋味钻到心口,美妙的酥麻直冲脑门,妹妹的嘴唇、舌头距离涨
到发疼的肉棒不到五公分,甚至可以清楚感觉到她朝着龟头呵气,舒爽的感觉彷
彿融化了一般,内心涌起一股射精在妹妹嘴里的邪恶冲动。

  “快点放手啦!”我原本打算这样说,话到嘴边却变成:“喔喔,再往下一
点比较舒服……”

  “越来越硬了喔。”醉眼朦胧的妹妹冷酷地说:“妹妹帮你打手枪,居然爽
到勃起了,哥哥简直是变态嘛!”

  不知道是忍受不了妹妹的嘲讽,还是被看破内心真实的想法而恼羞成怒,还
是喝醉之后,真的有股变态的冲动想侵犯妹妹。我猛然伸出魔掌,毫不留情地握
住妹妹的美乳,以粗鲁百倍的手法,使劲地蹂躏着可爱的娇乳。

  “还敢说我呢,我看妳的乳头也挺起来了啊。”

  “啊!才…没…有呢,啊啊啊!”

  四根指头握住浑圆的球体,巧妙地用虎口压迫着饱满的椒乳,妹妹原本就激
突的乳头立刻清楚地浮现出来。大拇指隔着T恤压住可爱的乳头,用力地搓揉,
没两下子,微突的乳珠立刻硬的跟红宝石一样。

  “妳是什幺罩杯啊?”手指挑逗着来回颤动的美乳。

  “C……”妹妹的声音已经在发抖。

  “要我吸吗?”我调皮地拉开单薄的T恤。

  该死,居然是清纯的粉红色。

  雪白的乳房好整以暇地弹出来,圆润而挺立,微微上翘的乳蒂立在硬币般略
小的乳轮上,引诱着男人去欺凌,我顽皮地拉扯着粉嫩的乳头,又用舌尖直接舔
舐挤压,最后索性以门牙咬住美味的樱桃,品尝着妹妹的味道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  “轻…轻一点啊,痛痛…痛…”妹妹侧过脸,不让我看到她的表情,小嘴不
停泄出啜泣般的低鸣。

  随着我的猥亵,甜美无比的娇吟越来越响,妹妹弓起上身,仿佛在迎合揉捏
的动作,娇美的双峰因为她的姿态,显得更加饱实绮丽,我整张脸全都埋入傲人
的深沟之中,尽情地吸吮舔含,恼人哼声断断续续,仿佛在求饶。

  “有那幺爽吗?被哥哥爱抚到这幺兴奋,妹妹也是好色的变态喔。嘿嘿,下
面也全都湿透了吧?”

  “喔喔…不…啊啊…好羞啊……”完全说不出话的妹妹只能无力地摇头,发
出一些无意义的呓语:“呜呜…呜…不要啊…啊啊啊。”

  兄性大发的我无视妹妹的反应,把修长的美腿压成大胆的V字型,让妹妹呈
现极难堪的姿势,反倒曝光的内裤的底端湿濡了整一圈,完全透明状态,可口的
花唇隐约伏贴在湿透的内裤上,色泽与形状毕露,展现出艳丽的魅惑感。

  “有点酸酸的。”紧贴着秘部,粗鲁地嗅着妹妹散发出的味道。

  “别闻啊,啊啊啊啊啊,快羞死了。”

  操作着让内裤慢慢勒紧湿润的肉瓣里,被束成条状的内裤完全无法掩饰贲起
的耻丘,饱满的隆起流着半透明的淫液,漆黑的绒毛屡屡探头出来,内裤摩擦着
妹妹逐渐张开的肉瓣,不停地陷的更深、更淫糜。

  “现在来看看好色的妹妹湿透的小穴喔……”慢慢褪下最后一道防线。

  ──妹妹果然湿透。

  稀疏的绒毛整齐长在溪谷的周围,粉红色的肉瓣像是含苞的樱花,遮盖住可
爱怕羞的绉折与细腻敏感的肉膜,最珍贵的肉色珍珠隐约在深处颤动。

  没有猜中的得意,心中反而涌起莫名的情绪,已经搞不清楚自己的想法,头
海一片空白,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开始动作。

  浓厚淫糜的气味,微酸的甘甜洋溢着少女般的羞涩,然而柔软娇嫩的肉芽不
断抽搐,黏稠的乳白色分泌却充满了成熟的艳丽,拨开紧闭的肉唇,揭露妹妹全
部的秘密,神秘的里层暴露出更新鲜、更妖魅的色泽。

  美的令我不敢置信!

  舔着妹妹脖子一带的敏感带,从小到大都怕痒的妹妹不停扭动挣扎着,却让
我更加兴奋,左手搓揉着摇晃丰硕的乳实,完美的圆弧被捏成下流的形状,右中
指淫邪地剥弄着肉核,激烈地抽动。

  “喔?喔喔喔??”妹妹固执顽强的抵抗终于崩溃了,面颊上的晕红扩散到
全身,白嫩的肌肤染成一片性感的粉红,呻吟不再压抑,凄美的让我心碎,却诱
人的让我疯狂。

  “哥…哥…人家的哪里好痒…”妹妹脆弱地泣诉:“人家真的…不行了,忍
不住了,哥哥…快点啊…哥哥……”

  妹妹流露出的痴态让我茫然失措。

  欺负自己的妹妹实在是罪大恶极,为了几句拌嘴,因为几分酒后乱性,就让
无辜的妹妹在自己面前如此羞耻,如此挣扎折磨,算什幺哥哥啊。

  “对不起,哥哥错了,哥哥是混蛋。”

  睁大无辜纯洁的双眸,妹妹摇摇头,勾住我的脖子,静静地在我的脸颊上亲
了一下,半裸的娇躯紧紧依偎过来。

  ──妹妹突然间变成世界上最美丽、最性感的女人。

  肉棒朝湿润的嫩穴慢慢逼近,不只是男女之间的磁场吸引,不只是官能引导
着本能,而是更纯粹,一直隐藏在心底的渴望。

  “哥哥要进去了……”

  一碰触到超紧超热的小洞,我忍不住开始呻吟,柔嫩的肉壁抵着肉棒,微妙
的收缩产生绝美的快感,随着越插越深,吸引的快感越来越强,热到发烫的小穴
好像会咬人,咬到失魂落魄,让我抛弃仅存的一点理智,彻底迷乱。

  奋力环住妹妹的纤腰,高举的巨棒趁势挺动,无比湿润的肉洞毫无困难地接
纳着侵犯,冲刺的速率加快,不停朝深处顶送,狭窄的径道兴奋地收缩着,因哥
哥的抽插而狂喜。

  把妹妹抱了起来,软绵绵的丰乳在胸口震荡,说不出的舒服,一手揽着没有
半分多于脂肪的柳腰,一手抚揉着丰厚的隆臀。

  “妹,妳自己也要动,才会舒服喔。”

  妹妹低着头,表情可爱又娇羞,慌张的抓着我的肩膀,羞涩地开始扭腰,生
疏的动作难以安抚激昂的欲望,反而搔痒似地勾起更强烈的情欲,但是,我没有
挺腰猛戳,只是捧起妹妹的下巴,深深地吻了下去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  甜甜的味道在口中蔓延,热烈的舌吻交换着兄妹的唾液,引诱着抽插更加起
劲,淫猥的碰撞声回荡,巧妙挪动的体位暴露着兄妹彼此结合的部位,滚烫的肉
棒把鲜嫩的美肉都插到翻开了,美丽的嫩穴仿佛蔷薇绽放。

  “看!哥哥插进去了喔。”

  “坏人,你好讨厌喔!”妹妹哀羞的扭动,那羞耻的挣扎却让下流的景致变
的更加淫乱,痉挛的膣肉宛如万花筒翻转出美丽的图案。

  “喔喔喔喔!人家要死了啊,啊啊啊啊啊!”

  颤抖的女体缠住即将发射的肉棒,勾引着更强烈的快感,被紧夹住的酸麻彷
彿升天一般,我用尽全身的力量压迫着妹妹,引导彼此更高的欢愉。

  “我要射了……”

  无法抑止的冲动倾泄而出,无数灼热的浓精伴随哥哥固执的欲望激射,不停
灌入妹妹的身体里,因为高潮而抽搐的女体持续颤动,在一波接一波的发射下达
到更高的颠峰,俩人激烈地碰撞搅拌,乖谬张狂全都融合一体。

  “我…今天…是危险…期啊…”秘处泄出污浊的白色体液,精疲力竭的妹妹
倒在我怀里,轻声哀嚎。

  “啊!?”我默默地拔出肉棒,无奈地抓抓头。

  真是太好了,莫名其妙地跟妹妹一起看A片,莫名其妙地跟妹妹做爱,还莫
名其妙的中出,正好又是妹妹的危险期。

  ──如果现在跑出去买乐透,很可能会中头彩吧。

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“醒了吗?”

  妹妹突如其来的一句问话,惊醒了沈溺在昨夜迷濛回忆中的我,将一切拉回
残酷而尴尬的现实。

  “…嗯…嗯。”我慢慢睁开眼睛。

  “你先转过头去,我要穿衣服。”

  ──当然,我回头偷看了。

  秀发纷乱飘散,贴在颈边的发丝洋溢着成熟女人的妩媚,妹妹赤裸裸的背影
出乎意料的苗条纤细,昨晚被恣意挑拨的胸腿看起来是如此绮丽,被狠肏到不堪
扭动的胴体艳丽到令人发狂,跟我看过无数次的记忆截然不同。

  妹妹披起我的短外套,俐落地套上运动短裤,扎起乱发。

  “不准跟别人说昨天的事情喔!”妹妹凶狠地威胁。

  我则像个小学生般乖乖的点头。

  “那…昨晚…感觉怎幺样…舒不…舒服?”妹妹假装不经意地问道。

  轻轻抚弄着她的手背,让彼此的十指深深交缠、紧握、拨弄,我认真凝视着
妹妹逐渐羞红的粉颊,意犹未尽地低诉:

  “很棒,是我最棒的一次做爱的经历。”

  ──我真的没有说半句假话。

  “骗人!你骗人!”妹妹槌打着我的肩膀,整张脸埋在我的怀里,一副羞不
可抑的可爱模样。

  拍抚着妹妹颤抖不休的背脊,感受着忐忑不安的心跳,我自然而然地吻了妹
妹的樱唇,品尝着柔润的唇瓣,妹妹温驯的像只小猫,乖巧地吐着香舌,莫名的
情意与悸动在唇齿间荡漾开来,有一股冲动让我想跟妹妹彻底倾诉。

  突然间,妹妹一把推开我,就这样消失在我眼前。

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冲动的周末结束,手机不接,短信也不回,仿佛断线的风筝。

  经历了五天的忙碌工作,莫名的悸动似乎也逐渐麻木,心底担心的疑虑没有
发生:妹妹没有在电话另一头,哭诉说怀孕了,也没有突然拿着菜刀冲进家里,
企图大义灭亲。

  一切归于平静,平静到让我怀疑上周末发生的不过是一场梦。

  直到周五晚上,再度接到妹妹的电话。

  “喂,今晚可以去你那边借用浴室吗?”

  “当…然…可以啊。”

  “还有,我想看A片耶,有没有新片啊?”

  “嗯,有很多新片。妳知道的,哥哥一向很好色的。”

      人生总是会面临许多尴尬。

  勉强冲进厕所,终于舒坦之后,猛然发现卫生纸用光了;对着美女摆出自认
最帅的笑容,离去时才发现一直没拉上裤子拉链。

  某些尴尬让我们羞愧脸红,令我们无地自容,使我们不敢踏足某地、面对某
人,可是,某些尴尬却是更加意义深远,而且永远无法挽回。

  ──昨晚,我跟妹妹做爱了。

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躺在单人床的左半边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  在二十三分钟前,已经完全清醒,不过我既不敢睁眼,也不敢起身,甚至还
偷偷装出依然熟睡的沈重呼吸声。

  身旁躺的不是别人,就是我的妹妹。

  依然在熟睡的妹妹。

  其实,快速拿起床边的衬衫、牛仔裤,然后夺门而出,所需的时间大概不到
一分钟,但我怕的就是四目相对的刹那,还有妹妹不可预期的表情。

  酒醉、胡闹且意气用事的夜晚过去之后,原本平凡单纯的兄妹之间剩下满满
的尴尬。忍不住怀疑妹妹也在装睡,毕竟从小到大,她从未放弃捉弄我、跟我斗
嘴的机会,从某种角度来说,现在是非常好的机会让我羞愤到自杀。

  所以,决定把发球权不负责任地让给妹妹,等待她先清醒过来,让她先面对
彼此间的尴尬,对于我始终如一的任性,猜想妹妹已经习惯了吧。

  过了半小时。

  想尿尿不敢动,背后超痒不敢抓,无法形容此刻又闷又难受的心情,更别说
今后该如何面对我跟妹妹超级尴尬的未来。

  ──人如果不想后悔,最好别作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。

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周末,晚上,七点半。

  妹妹说家里的热水器坏掉,要来我这来借浴室。

  当然,我没有理由拒绝。

  “哗啦?哗啦?”浴室里传来激烈水声,还混着几句悦耳的歌声,我默默躺
在沙发上喝啤酒,欣赏着无聊的电视节目。

  自从上班之后,妹妹漂亮了不少,不,应该说会打扮了不少。

  懂得用俏丽的卷发遮盖不够瘦的脸蛋,懂得用浓厚的眼影与口红勾勒更完美
的五官线条,也懂得小露乳沟,增添女性致命的魅力。

  终于摆脱了从小到大始终有点男孩子气的形象。

  “唉,我家的烂热水器没事就坏掉,真气人!”

  满嘴唠叨的妹妹用毛巾擦拭半湿的头发,身上只穿了件宽松,直到膝盖的白
色T恤,一双长腿意外地笔直匀称,下半身显然只穿了件小内裤吧。

  只见她豪放大方地侧坐在沙发上,纯白的上衣里面没有胸罩的痕迹,双腿交
叉翘起来,鹅黄色圆点内裤马上曝光给我看。

  从没预期妹妹会穿什幺蕾丝、缕空的性感内衣裤,不过,她如孩子般的随性
自然却是出乎我的想像。

  “喏。”若无其事的我递了罐冰啤酒给妹妹。

  “呼!”妹妹一口气喝光整瓶啤酒,顺手拉开第二罐的拉环,笑道:“刚泡
完热水澡,喝冰的啤酒最爽了!”

  “你居然在看台湾偶像剧喔?真够台。”

  “乡亲啊,这就是爱台湾啦。”我没好气地回答。

  “这幺无聊,亏你也看的下去,有没有什幺好的影片可以看啊。”大口豪迈
地灌着啤酒,一面不停摇头叹气,妹妹留意到放在台子上的几片光盘。

  “这些都是A片耶……”妹妹翻阅着片名露骨的光盘。

  嗯,没有错,当中除了一片是国际大导演所拍的钜片‘色.戒’之外,其他
整叠毫无遮掩的都是各式各样的A片。不要怪我为何如此不小心,独自居住的单
身男子没有理由要把色情光盘妥善收藏,来造成自己的不便啊。

  “其实,我长那幺大还没看过A片。”妹妹小声说道。

  嗯,其实,妳的哥哥长那幺大,也没玩过3P呢。

  “所以呢?”我强压下心中OS的渴望。

  “可以看吗?”妹妹的表情相当正经。

  虽然有点犹豫,面对已成年的妹妹,我没有理由反对。难不成,要语重心长
地跟妹妹说:“很多情色场面都是因为兄妹一起看A片,一不小心乱伦了,所以
我们还是别看比较好吧。”

  基本上,这好像是心里有鬼的恋妹控说的台词。

  所以,能做的仅是把妹妹手中立花里子主演,带点SM情节的痴女片,轻巧
地换成由吉?明?担纲的新片。

  摒息以待,好戏登场。

  只见吉?展露甜美迷人的无敌笑容,穿着一袭漂亮的洋装,摆着各种撩人的
姿势。当然,她没有穿着洋装太久,两位仅着内裤的彪形大汉左右夹攻,一边上
下其手,一边宽衣解带,背景音乐渐熄,画面中充满淫猥的喘息与呻吟。

  “她的胸部好像有点不太自然。”妹妹的语气也非常不自然。

  “嗯,网络上有人说吉?是假奶。”

  “是假的喔,可是隆的不错耶,形状大小都漂亮。”[!--empirenews.page--]

  “喜欢的话,妳也可以去隆啊。”我偷瞄了一下妹妹的胸。

  “哼!才不用呢!人家都赞美我是难得一见的美胸!”

  由侧面观察,妹妹的胸确实颇有份量,不过,我的脑中全都是她小时干瘪枯
萎的印象,说什幺“美胸”,打死我都不承认。

  “什幺?美胸?”口气相当不屑轻蔑,带有严重挑衅的意味:“哼!街坊邻
居还尊称我一声‘神雕大侠’呢。”

  “不信你过来摸摸看!”

  啊!?

  不知道是妹妹喝了太多啤酒,有点酒醉,丧失理智了,还是真的有非常多人
赞赏过她的美胸,导致她自信心过盛。

  只能说虽然妹妹的外表漂亮、女性化了一些,但是,从小就不服输的男孩子
气还是一点都没收敛。老实说,对妹妹的胸部一点兴趣都没有,不过面对她挑战
式的挺胸,我也不须要因此退却啊。

  “是妳逼我的喔!”我只好“勉为其难”朝妹妹的双峰抓下去。

  原本以为隔着外衣,只是无伤大雅、象征性的碰一下,甚至会没有感觉,却
忘记了刚洗完澡的妹妹穿的很轻便,没有胸罩阻隔,乳房的触感几乎毫无保留地
传达过来。

  “喔!喔!”饱满、弹手的感觉残留在手心,美妙的程度真的吓到我了,虽
然不到爆乳的大小,超群的柔软度与惊人的弹性都难以想像。

  “怎样?知道厉害了吧!”望着我惊愕的表情,妹妹得意的呛声。

  “嗯,确实蛮好摸的,算是美乳……”尴尬的让我放手也不是,只好继续在
她胸前放肆,而顺手的触感令我不由自主紧握住整颗乳球,五指逐渐深埋,盈盈
一握,恰到好处地嵌合,美妙的感觉引导我沉默地搓揉着。

  情况变的十分微妙,而且难以下台。

  可能是类似爱抚的搓揉,真的让妹妹产生了微妙的感觉,涨红的小脸开始渗
出汗珠,妹妹似乎也感觉到一丝尴尬,得意的语气中开始有点变化,说话的声调
不自觉带点妩媚的鼻音,可是,妹妹没开口要我放手,还不停地说嘴自夸。

  “很软,很有弹性吧?”

  “…呃…呃……”舒服到快要勃起的哥哥真的无言以对,只不过,再摸下去
很可能会发生什幺惨案啊。

  ──出面化解危机的是男优猛烈的颜射。

  “啪!”一阵激射后,吉?明?满脸都是黏稠的污白,还一脸满足的舔着刚
刚才发射的肉棒,吃着龟头上的残精,表情有够淫乱。

  “片子演…完了……”我趁机放开妹妹的令人爱不释手的美胸,坐到沙发最
另一边的角落去。

  终于,澡洗了,啤酒喝了,A片也看了,胸也摸了,时候也不早了,妹妹看
起来却没有任何要回家的打算。

  “再看一片吧。”

  妹妹软绵绵的声调有种说不出意外的媚(醉?)态,脸上浮现三条线的我依
旧没有反对的理由,可是,想不到她好死不死居然挑到一片妹系的片。

  “呃…这片不太好耶,画质有点差,我们换一片吧。”

  “不要!我就要看这片!”妹妹莫名其妙地坚持。

  好啊,看就看啊,谁怕谁啊!

  白皙纤细的身型跟无辜的眼神,略带萝莉风的女优非常有男人想像中妹萌的
感觉,尤其不经意抬腿露出裙底的可爱内裤,更是挑逗引人。

  ──老实说,这位女优有几分妹妹的味道。

  剧情当然很白目。趁着妹妹出门,饰演哥哥的猥琐男优借机吸舔着妹妹的长
笛,恶心地发出各种怪声,还翻箱倒柜地找出妹妹的胸罩内裤狂嗅猛闻,最后还
躺在妹妹床上,用粉红色的小内裤包着肉棒,疯狂打起手枪来。

  房间里尽是我俩粗重的呼吸声,气氛尴尬到一个不行,如果此时地上有一个
洞,我一定会把妹妹推进去,狠狠地埋起来。

  “你以前有没有做过这种变态的事情啊?”

  “我像这种人吗!”

  “蛮像的啊。”妹妹用眼白瞄着我,忍不住偷笑出声:“难怪,我以前的内
衣常莫名其妙变的脏脏的。”

  不过,妹妹的嚣张与不齿维持不到十分钟,因为接下来剧情立刻换到另一幕
场景:“?兄???”妹妹女优一面呻吟,一面热烈地手淫。只见妹妹女优将双
腿分成大胆的M字型,粗大的萤光按摩棒一口气插进小穴里,还热衷地自行搓揉
着娇小的双乳。

  “嘿嘿,妳以前有没有做过这种“变态”的事情啊。”我一面挖鼻孔,一面[!--empirenews.page--]
轻描淡写地问道。

  “才…才…没有呢!”妹妹拼命解释,小脸却越变越红。

  “嘿嘿,难怪妳小时候每天都锁门,不让别人进房间,还故意把音响开的很
大声,原来就是这个原因吧。”

  “不是啦,都是你每次都跑到把我房间吃东西,弄的又脏又乱,我才把房间
锁起来的啦!”妹妹大声咆哮。

  “自慰其实不是坏事,妳不用不好意思啦。”

  在兄妹斗嘴的同时,片子进入下一阶段:哥哥借口照顾发烧的妹妹,先把妹
妹脱个精光,开始不断毛手毛脚,不过,妹妹居然没有反抗,还对恶心的中年男
优来场深情告白,接下来就进入精彩的本番。

  ──激烈的兄妹性战让我们同时闭上嘴。

  女优高分贝的哭喊声充斥房间,交缠的男女交换着各种下流的体位,特写的
性器与淫猥的兄妹乱伦台词,此时此刻突然充满了特殊的魔力。

  或许有点口干舌燥,或许是要浇熄心头莫名的火焰,妹妹与我一瓶接一瓶的
把整个礼拜的啤酒存量喝光了。

  “兄妹间也会有冲动吗……”妹妹突然提出奇妙的问题。

  “应该不会吧,毕竟是兄妹,怎幺可能会产生性欲呢,哈哈哈。”

  回答完全言不由衷,其实,眼光焦点早就从女优转移到妹妹身上。不在意女
优赤裸的胴体,而在偷窥着妹妹微颤的娇躯,因喘息而剧烈起伏的丰满胸膛,锁
骨淌着汗水的性感,还有绯红小脸露出诱人又羞怯的神情。

  “而且对象又是妳,呵呵,怎幺可能会兴奋呢。”

  我从小到大一向那幺言不由衷,一向虚伪的那幺惹人厌。

  只见妹妹默默转过身,略带醉意的表情十分诡异,猛然拉开我的裤带,只见
四角裤下呈现四十五度仰角,雄壮的无法忽视。

  “这是看A片的关系,跟妳一点关系都没有喔!”

  沉默的妹妹居然一把握住我的肉棒,开始上下摩擦。

  柔嫩的小手灵活的磨蹭着发涨的肉棒,奇妙的刺激让我忍不住呻吟,细长的
指头搔弄着龟头周围的缝隙,妹妹甚至用指甲刺弄着最敏感的马眼。

  痛中带痒的滋味钻到心口,美妙的酥麻直冲脑门,妹妹的嘴唇、舌头距离涨
到发疼的肉棒不到五公分,甚至可以清楚感觉到她朝着龟头呵气,舒爽的感觉彷
彿融化了一般,内心涌起一股射精在妹妹嘴里的邪恶冲动。

  “快点放手啦!”我原本打算这样说,话到嘴边却变成:“喔喔,再往下一
点比较舒服……”

  “越来越硬了喔。”醉眼朦胧的妹妹冷酷地说:“妹妹帮你打手枪,居然爽
到勃起了,哥哥简直是变态嘛!”

  不知道是忍受不了妹妹的嘲讽,还是被看破内心真实的想法而恼羞成怒,还
是喝醉之后,真的有股变态的冲动想侵犯妹妹。我猛然伸出魔掌,毫不留情地握
住妹妹的美乳,以粗鲁百倍的手法,使劲地蹂躏着可爱的娇乳。

  “还敢说我呢,我看妳的乳头也挺起来了啊。”

  “啊!才…没…有呢,啊啊啊!”

  四根指头握住浑圆的球体,巧妙地用虎口压迫着饱满的椒乳,妹妹原本就激
突的乳头立刻清楚地浮现出来。大拇指隔着T恤压住可爱的乳头,用力地搓揉,
没两下子,微突的乳珠立刻硬的跟红宝石一样。

  “妳是什幺罩杯啊?”手指挑逗着来回颤动的美乳。

  “C……”妹妹的声音已经在发抖。

  “要我吸吗?”我调皮地拉开单薄的T恤。

  该死,居然是清纯的粉红色。

  雪白的乳房好整以暇地弹出来,圆润而挺立,微微上翘的乳蒂立在硬币般略
小的乳轮上,引诱着男人去欺凌,我顽皮地拉扯着粉嫩的乳头,又用舌尖直接舔
舐挤压,最后索性以门牙咬住美味的樱桃,品尝着妹妹的味道。

  “轻…轻一点啊,痛痛…痛…”妹妹侧过脸,不让我看到她的表情,小嘴不
停泄出啜泣般的低鸣。

  随着我的猥亵,甜美无比的娇吟越来越响,妹妹弓起上身,仿佛在迎合揉捏
的动作,娇美的双峰因为她的姿态,显得更加饱实绮丽,我整张脸全都埋入傲人
的深沟之中,尽情地吸吮舔含,恼人哼声断断续续,仿佛在求饶。

  “有那幺爽吗?被哥哥爱抚到这幺兴奋,妹妹也是好色的变态喔。嘿嘿,下
面也全都湿透了吧?”

  “喔喔…不…啊啊…好羞啊……”完全说不出话的妹妹只能无力地摇头,发[!--empirenews.page--]
出一些无意义的呓语:“呜呜…呜…不要啊…啊啊啊。”

  兄性大发的我无视妹妹的反应,把修长的美腿压成大胆的V字型,让妹妹呈
现极难堪的姿势,反倒曝光的内裤的底端湿濡了整一圈,完全透明状态,可口的
花唇隐约伏贴在湿透的内裤上,色泽与形状毕露,展现出艳丽的魅惑感。

  “有点酸酸的。”紧贴着秘部,粗鲁地嗅着妹妹散发出的味道。

  “别闻啊,啊啊啊啊啊,快羞死了。”

  操作着让内裤慢慢勒紧湿润的肉瓣里,被束成条状的内裤完全无法掩饰贲起
的耻丘,饱满的隆起流着半透明的淫液,漆黑的绒毛屡屡探头出来,内裤摩擦着
妹妹逐渐张开的肉瓣,不停地陷的更深、更淫糜。

  “现在来看看好色的妹妹湿透的小穴喔……”慢慢褪下最后一道防线。

  ──妹妹果然湿透。

  稀疏的绒毛整齐长在溪谷的周围,粉红色的肉瓣像是含苞的樱花,遮盖住可
爱怕羞的绉折与细腻敏感的肉膜,最珍贵的肉色珍珠隐约在深处颤动。

  没有猜中的得意,心中反而涌起莫名的情绪,已经搞不清楚自己的想法,头
海一片空白,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开始动作。

  浓厚淫糜的气味,微酸的甘甜洋溢着少女般的羞涩,然而柔软娇嫩的肉芽不
断抽搐,黏稠的乳白色分泌却充满了成熟的艳丽,拨开紧闭的肉唇,揭露妹妹全
部的秘密,神秘的里层暴露出更新鲜、更妖魅的色泽。

  美的令我不敢置信!

  舔着妹妹脖子一带的敏感带,从小到大都怕痒的妹妹不停扭动挣扎着,却让
我更加兴奋,左手搓揉着摇晃丰硕的乳实,完美的圆弧被捏成下流的形状,右中
指淫邪地剥弄着肉核,激烈地抽动。

  “喔?喔喔喔??”妹妹固执顽强的抵抗终于崩溃了,面颊上的晕红扩散到
全身,白嫩的肌肤染成一片性感的粉红,呻吟不再压抑,凄美的让我心碎,却诱
人的让我疯狂。

  “哥…哥…人家的哪里好痒…”妹妹脆弱地泣诉:“人家真的…不行了,忍
不住了,哥哥…快点啊…哥哥……”

  妹妹流露出的痴态让我茫然失措。

  欺负自己的妹妹实在是罪大恶极,为了几句拌嘴,因为几分酒后乱性,就让
无辜的妹妹在自己面前如此羞耻,如此挣扎折磨,算什幺哥哥啊。

  “对不起,哥哥错了,哥哥是混蛋。”

  睁大无辜纯洁的双眸,妹妹摇摇头,勾住我的脖子,静静地在我的脸颊上亲
了一下,半裸的娇躯紧紧依偎过来。

  ──妹妹突然间变成世界上最美丽、最性感的女人。

  肉棒朝湿润的嫩穴慢慢逼近,不只是男女之间的磁场吸引,不只是官能引导
着本能,而是更纯粹,一直隐藏在心底的渴望。

  “哥哥要进去了……”

  一碰触到超紧超热的小洞,我忍不住开始呻吟,柔嫩的肉壁抵着肉棒,微妙
的收缩产生绝美的快感,随着越插越深,吸引的快感越来越强,热到发烫的小穴
好像会咬人,咬到失魂落魄,让我抛弃仅存的一点理智,彻底迷乱。

  奋力环住妹妹的纤腰,高举的巨棒趁势挺动,无比湿润的肉洞毫无困难地接
纳着侵犯,冲刺的速率加快,不停朝深处顶送,狭窄的径道兴奋地收缩着,因哥
哥的抽插而狂喜。

  把妹妹抱了起来,软绵绵的丰乳在胸口震荡,说不出的舒服,一手揽着没有
半分多于脂肪的柳腰,一手抚揉着丰厚的隆臀。

  “妹,妳自己也要动,才会舒服喔。”

  妹妹低着头,表情可爱又娇羞,慌张的抓着我的肩膀,羞涩地开始扭腰,生
疏的动作难以安抚激昂的欲望,反而搔痒似地勾起更强烈的情欲,但是,我没有
挺腰猛戳,只是捧起妹妹的下巴,深深地吻了下去。

  甜甜的味道在口中蔓延,热烈的舌吻交换着兄妹的唾液,引诱着抽插更加起
劲,淫猥的碰撞声回荡,巧妙挪动的体位暴露着兄妹彼此结合的部位,滚烫的肉
棒把鲜嫩的美肉都插到翻开了,美丽的嫩穴仿佛蔷薇绽放。

  “看!哥哥插进去了喔。”

  “坏人,你好讨厌喔!”妹妹哀羞的扭动,那羞耻的挣扎却让下流的景致变
的更加淫乱,痉挛的膣肉宛如万花筒翻转出美丽的图案。

  “喔喔喔喔!人家要死了啊,啊啊啊啊啊!”

  颤抖的女体缠住即将发射的肉棒,勾引着更强烈的快感,被紧夹住的酸麻彷[!--empirenews.page--]
彿升天一般,我用尽全身的力量压迫着妹妹,引导彼此更高的欢愉。

  “我要射了……”

  无法抑止的冲动倾泄而出,无数灼热的浓精伴随哥哥固执的欲望激射,不停
灌入妹妹的身体里,因为高潮而抽搐的女体持续颤动,在一波接一波的发射下达
到更高的颠峰,俩人激烈地碰撞搅拌,乖谬张狂全都融合一体。

  “我…今天…是危险…期啊…”秘处泄出污浊的白色体液,精疲力竭的妹妹
倒在我怀里,轻声哀嚎。

  “啊!?”我默默地拔出肉棒,无奈地抓抓头。

  真是太好了,莫名其妙地跟妹妹一起看A片,莫名其妙地跟妹妹做爱,还莫
名其妙的中出,正好又是妹妹的危险期。

  ──如果现在跑出去买乐透,很可能会中头彩吧。

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“醒了吗?”

  妹妹突如其来的一句问话,惊醒了沈溺在昨夜迷濛回忆中的我,将一切拉回
残酷而尴尬的现实。

  “…嗯…嗯。”我慢慢睁开眼睛。

  “你先转过头去,我要穿衣服。”

  ──当然,我回头偷看了。

  秀发纷乱飘散,贴在颈边的发丝洋溢着成熟女人的妩媚,妹妹赤裸裸的背影
出乎意料的苗条纤细,昨晚被恣意挑拨的胸腿看起来是如此绮丽,被狠肏到不堪
扭动的胴体艳丽到令人发狂,跟我看过无数次的记忆截然不同。

  妹妹披起我的短外套,俐落地套上运动短裤,扎起乱发。

  “不准跟别人说昨天的事情喔!”妹妹凶狠地威胁。

  我则像个小学生般乖乖的点头。

  “那…昨晚…感觉怎幺样…舒不…舒服?”妹妹假装不经意地问道。

  轻轻抚弄着她的手背,让彼此的十指深深交缠、紧握、拨弄,我认真凝视着
妹妹逐渐羞红的粉颊,意犹未尽地低诉:

  “很棒,是我最棒的一次做爱的经历。”

  ──我真的没有说半句假话。

  “骗人!你骗人!”妹妹槌打着我的肩膀,整张脸埋在我的怀里,一副羞不
可抑的可爱模样。

  拍抚着妹妹颤抖不休的背脊,感受着忐忑不安的心跳,我自然而然地吻了妹
妹的樱唇,品尝着柔润的唇瓣,妹妹温驯的像只小猫,乖巧地吐着香舌,莫名的
情意与悸动在唇齿间荡漾开来,有一股冲动让我想跟妹妹彻底倾诉。

  突然间,妹妹一把推开我,就这样消失在我眼前。

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冲动的周末结束,手机不接,短信也不回,仿佛断线的风筝。

  经历了五天的忙碌工作,莫名的悸动似乎也逐渐麻木,心底担心的疑虑没有
发生:妹妹没有在电话另一头,哭诉说怀孕了,也没有突然拿着菜刀冲进家里,
企图大义灭亲。

  一切归于平静,平静到让我怀疑上周末发生的不过是一场梦。

  直到周五晚上,再度接到妹妹的电话。

  “喂,今晚可以去你那边借用浴室吗?”

  “当…然…可以啊。”

  “还有,我想看A片耶,有没有新片啊?”

  “嗯,有很多新片。妳知道的,哥哥一向很好色的。”